沉迷TFP、摩尔庄园以及DC蝙蝠家。
小马甲Young and Beautiful

#盾冬#Memento 短篇(上)原著欢乐向 傻白甜

一朵名为污妖王的优雅白药:

盾冬 Memento
私设注意:吧唧没有失忆,没有失忆,没有失忆,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罗大盾和吧唧汇合后把所有人涮了一遍
吧唧第一人称,吐槽向,短篇
我不会写简介
Hail Stucky
以上
请自由地
















001
       我叫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我现在躺在雪地里,别问我为什么,不想说。
       算了我还是说吧,在剧情发展之前我还得再躺一会,说一会儿打发时间。如你们所见这是一条沟,一条大沟,一条躺着失去左手的詹姆斯中士的大沟,幸亏雪厚,不然我HP撑不到现在。
       我和我的发小之前在执行任务,出了些小意外我从火车上掉了下去,火车早早开走了,哦希望他任务完成了,这里我匿名投诉一下火车的质量,打个码谢谢。【哔——】
       不得不提一下我的发小,他叫史蒂夫·罗杰斯,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那时的他还是颗豆芽,很瘦小,还有不少毛病,我总是担心会不会被风吹跑了,事实证明我多虑了,现在他比我还高,虽然我不想承认,但我现在勾着那个好家伙的肩膀都有些吃力,不用踮脚尖,不要想多,这一点也不萌。
       我有些担心,因为我在被实验后情绪起伏一大头稍微会疼,有时候晚上都睡不着,史蒂夫看起来情况比我好,虽然我俩的实验不太一样,但我还是担心,因为我觉得我快死了,我很清楚我对史蒂夫而言的重要性,我担心他会责怪自己,希望不会影响那该死的血清或是什么实验效果。
       我只有血皮了,雪花在我身上积了不少,我感觉神智有些不太清晰,在我陷入黑暗之前,我听见了脚步声。













002
       我被一个叫九头蛇的组织虏获了,这名字很难听。
       他们给我换了个名字,冬日·九头蛇第一男模(划)·战士,把我剩下的半条左胳膊全部截了,换了一条新的铁胳膊,一开始还不太适应,毕竟有些沉,后来情况好多了。
       他们把我冰封了起来,需要我的时候就放出来去执行任务,执行完了再洗脑,重新冰封,直到下一次需要我。
       我有段时间意识不清,想起来可能就是被洗脑状态,那时候我似乎很听话,任务执行率高达百分百。
       但是在我一次被电击洗脑后我彻底想了起来,是的,我想起以前的所有事情了,从实验椅上站起的时候我转过头怜悯又鄙视地看了眼它,它到底是用来洗脑的还是用来唤醒记忆的?旁边没有一个人发现。
       我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决定在下一次出任务的时候“出些小意外”。













003
       一次出任务的时候我透过些渠道知道了美国队长已经死了,冬日战士的脚步有些虚,我想该出些意外了,真的意外。
       他们没给我机会,我又被冰封的起来,这次我实实在在地记下了那种感觉,真的不太好受。













004
       新任务,我被解封了。
       目标是叫尼克·弗瑞,神盾局高层,和我的boss有♂些♂关♂系,这个符号是黑寡妇教我的,我看不太懂。
       话题跳回来,我看到任务目标的时候真的差一点笑出声,相信我,你看见也会笑的,资料上的目标大头就是一颗卤蛋,我的想象力没跟着洗脑洗没了,我还是那个富有幽默感的詹姆斯,但我坚持住了,这个时候不能笑,我是冬日战士不是夏日战士。
       站在我后面的喽啰X号发出了憋不住的短促气音,我看见boss的脸黑了点。
       我忍不住转过了头,今天太阳真好,适合点蜡。
       后来我就没见过X号,鬼知道他出了什么意外。













005
       车子爆炸前我就有不躲开的想法了,但本能让我错开一小步,我看着车子擦身而过,晃了晃脑袋向它走去。    




       史蒂夫的死和九头蛇脱不了干系,我必须毁了它,在那之前我要冷静。













006
       执行任务不太成功,被那颗卤蛋跑了,该死。
       我还没策划好逃跑的计划,看来得好好想想了。
       目标的藏身处被找到了,我在天台上安静地架好枪,透过瞄准镜看着窗户内目标和一个被挡住脸的人交谈,哦目标动了,我抓住机会,子弹穿墙而过,击中目标,不要问为什么不是穿过窗户,我装备好,任性。
       不知道为什么我停下了本该撤退的脚步,透过瞄准镜看向那个男人,他抬头了。
       我感觉自己的血液都凝固了,史蒂夫没死!绝对是他,用我詹姆斯的名字起誓,我不会认错人。
       基地通过耳麦催促我离开,我感觉自己的腿僵了,艰难地转过身,天知道我多想直接冲到他身前抱住他又跳又笑,但我不能,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想让史蒂夫知道是我动的手,于是我离开了。













007
       不要问我为什么没把盾带走,剧情,带走了那就是神作了。













008
       我在基地一段时间,他们给我换了些装备,我用冬日战士的本事在一张资料卡上留下了我想说的话和大概情况,我知道九头蛇把目标直指史蒂夫,我得帮他,我知道基地会派我去解决他们。
       九头蛇不允许叛徒,我知道被发现后我的下场,应该和我手上刚刚死在车轮下的那个光头结局差不多,不,大概比他惨些,那个时候死就是奢侈了。
       我把方向盘扯开的时候看着那个黑人的脸想笑,那个表情可以做表情包,还是吓死宝宝了和你仿佛在逗我笑系列。
       我装作冷静地跳下车子,从喽啰一号的手中拿过枪,刻意地放慢了脚步,不是模特步,我只是走得慢了点。
       史蒂夫被击飞了,我有些担心,这时候我得感谢面罩了,起码我不会露馅,冷静詹姆斯,你现在是冬日战士。
       击飞了史蒂夫,轰走了黑寡妇,踢飞了黑人,我转身在半分钟内解决了喽啰一到N号,因为他们起疑心了,而我不会承认我对着史蒂夫他们的枪口一直在偏离,如果他们报告给九头蛇,面临我的可能是冰封,或是死,黑人以为我要解决他,咬着他在黑脸上格外显眼的大白牙惊恐地看着我,我给了他一脚,然后确认了他在十分钟以内醒不过来后,我跳下了桥。
       锅什么的,甩给他就好,反正他脸黑,九头蛇发现了我也可以说他们妨碍到了我,任性。
       我追踪黑寡妇,叉骨通过无线电告诉我他快到了,我没有慌,和史蒂夫打上了,说真的我想扒了面具,给他一个笑容,但我没有,我只能拿着小刀漫不经心地和他比划,史蒂夫似乎也看了出来,他的动作稍微慢了些,但仍然不减警惕。
       我们没有在跳老年交谊舞,没有!













009
       我的左手在史蒂夫的腋下,被他卡住了,右手在向后击打的同时把资料卡送到了他的口袋里。
       动作让他有些疑惑,大概是因为我有些扭曲,还得提防不被他发现,他会露馅的,在叉骨来了以后,我丝毫不会怀疑。
       两个人因为惯性齐齐向后退了一步。
       看上去在跳舞,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会有交谊舞这种说法了,上帝,感谢面罩,没把我的表情漏出去。












010
       叉骨带走了人,我站在桥上看着,然后转过身坐上了九头蛇派来的车。
       我汇报了任务,boss不是特别满意,他又给我洗脑了,我不知道有什么可以假装我被洗脑的样子,于是我开始尽力去演,脑袋里回想些痛苦的事情,至少这让戏真实一些,然后我想起了被佐拉实验的时候,那时候我害怕极了,感觉自己会忘了全世界,于是我不停地重复,想背下自己的名字,或是万一史蒂夫实验失败了之类的噩梦。
       那很可怕。
       于是戏演得很成功,我的头皮现在还有些麻,我猜我的头发是因为电击才卷了些。












TBC





评论

热度(101)

  1. 白子哈哈笑一朵名为污妖王的优雅白药 转载了此文字
© 白子哈哈笑|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