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TFP、摩尔庄园以及DC蝙蝠家。
小马甲Young and Beautiful

城堡【一】01

  • 失忆的公主

如果丢失了关于过去的全部记忆,我们应该悲伤难耐,还是应该感到轻松快乐呢?

 

对于大多数摩尔来说,倘若某一天从梦中醒来,怔怔地望着天花板,发现自己正处于一个陌生的地方,脑子里没有一丝一毫关于过去的记忆,那么你一定会感到迷茫;接着,在这无边的迷茫之中,孤独和恐惧在你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时,便会瞬间袭来。

 

然而,事情对于么么来说却恰恰相反。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么么在一个粉色大房间的一张粉色大床上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脑海中一片空白,仅剩的一丝记忆便是一道闪光、一阵遥远的呼唤和随之而来的漫无边际的黑暗。许多摩尔围着她,要么紧锁眉头,要么泪光闪闪。他们叫她么么公主,不停地问她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受伤。从他们焦急的、担忧万分的话语中,么么大概了解到自己是摩尔庄园的公主,中了一个叫做库拉的恶法师的魔法,昏迷了一整天。

 

摩尔们为么么的失忆愤怒万分,他们纷纷咬牙切齿地诅咒库拉;一个身穿红功夫装的小摩尔还做出挥舞铜锤的动作,大有一锤砸扁库拉的架势。然而么么却一点儿都不难过。她茫然地注视着他们,根本无法理解他们的愤怒。丢掉记忆的感觉,对她来说竟如同丢掉包袱一般,么么只感到轻松自在。

 

然而这份轻松却并没能持续多久。么么刚醒来没几天,便不得不在洛克行政官的要求下开始回忆过去。宫廷管家、司尔特姐姐、朋友们——摩乐乐、多多少少和丫丽,天天陪着她,给她讲昨天、前天还有大前天发生的事。甚至连瑞琪也从百忙之中抽出时间,陪么么一起在城堡中散步、教她骑马、和她聊那些过去的事情。

 

朋友们的热情让么么很感动。一开始,她尽力做出一副专注的样子,不时点点头,微笑着应一声。但时间久了,她便开始忍不住对此感到厌烦和抗拒。一方面是因为无论她怎么努力,都不能想起来哪怕一点点的东西。朋友们脸上那一闪而过的失望表情、立刻换上的笑脸,还有他们对她的耐心安慰(“没关系,慢慢就会想起来了!”),都令么么心里十分难受。她感到愧疚——他们对她这么好,她却把他们全部忘在了脑后,她从前究竟是一个多么无情的摩尔啊?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原因么么也将其深埋心底。其实她的努力并非全部徒劳无功。每当么么试图回忆过去时,脑中便会浮现出一幅遥远的画面。橘红色的火焰熊熊燃烧,吞噬着摩尔们曾经视作家园的森林;浓烟四起,焦黑的树枝在大火中劈啪作响。尖叫声、哭号声此起彼伏,处处都是四散奔逃的摩尔们。么么站在远处观望着这一切,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因为都因为莫名的恐惧而颤抖。

 

这显然不是朋友们所期待的。么么没把这段破碎的记忆告诉任何摩尔。她尽力不去想那些刺目的火光,似乎这样就能将它遗忘在脑后。但事实却并不总那么尽如人意。有时候我们想要铭记的东西悄无声息地消失,我们想要忘记的东西却始终徘徊不去。随着时间一天天地过去,那段记忆变得越来越清晰。烈火的焚烧声、摩尔们的呼救声几乎无时无刻不萦绕在么么耳边。更加诡异的是,每当象征着摩尔王室——特别是和摩尔王八世夫妇有关的东西出现在她面前,那肆虐的火光便会受到召唤一般立即浮上心头。

 

么么开始做噩梦了。

 

漆黑无人的夜里,她常常满身冷汗地醒来。安静空旷的房间中,只有么么心脏疯狂撞击胸膛的声音在回荡。房间里那些华丽事物投下的阴影在此时此刻显得异常可怕。并不是因为它们状如妖魔鬼怪——么么平常是不怎么怕黑的——是那些象征着王室的繁复雕边,黑夜使它们呈现出一片骇人的黑色,就如同来自那个么么拼命逃避的、火光肆虐的世界一般。

 

                                                                     *

 

夜夜噩梦让么么的精神日益不振。城堡本来就让她觉得呆板沉闷,现在更是如同牢笼一般将她深深囚禁。她本以为这样乏味的日子会永无止境地继续下去,直到那一天……

 

那是一个阴雨绵绵的日子。么么没有像往常一样躲在房间里,而是沿着一条昏暗、偏僻的走廊缓步走着。她平常从不在城堡里四处散步的。每次朋友们走后,她都会立刻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关紧大门,似乎这样就能将这座处处布满王室标志的城堡带给她的恐惧统统挡在门外。

 

但那一天,一股清新的花香忽然被一阵湿润的凉风送进房间。连日来闷在屋里的么么体内那对自然、对外面世界的渴望立刻被唤醒了。她推开了房门,循着花香,拐过几个弯,来到了一条陌生的走廊。

 

走廊中光线很暗,两侧摆着粉色的花瓶,尽头一直通向一座小露台。昏暗的阳光从露台中透进来,仿佛地底隧道的出口。花香与水汽扑面而来,么么的心立刻一阵悸动。每个摩尔都说她是公主,她也一直对此深信不疑。但此刻,她动摇了。么么像个冒险家一样怀着兴奋的心情走进了走廊。哪个公主会像她一样如此热爱冒险呢?一定是他们弄错了!

 

走廊入口处的光线实在是太暗了。插满了鲜花的瓷瓶上方整齐地悬挂着一些大方框,么么只能隐约看出那是一幅幅画,却无法看清画的内容。她继续向前走去,光线稍亮了一些,可以依稀辨认出第二幅画中一个半身的摩尔轮廓。着大概是条画廊吧,么么想。昏暗的灯光让这些画幅显得阴沉而陈旧,散发出和城堡一样的气息。

 

嘁,还以为会有什么有趣的东西呢!么么兴致缺缺地浏览着一幅幅油画。随着逐渐靠近露台,光线逐渐明亮,油画的内容也越来越清晰。每幅画中都是一个衣着华丽、神色庄重的男性摩尔。他们虽然容貌各不相同,却无一例外地都戴着一顶暗金色的王冠。暗金色,那是多么沉重的颜色啊!么么盯着那一顶顶金冠,只感到一阵莫名的恐惧。那被她深埋心底的火焰此刻又不知不觉地燃烧了起来。她惊慌失措,四处张望着想要寻找逃离画廊的出口,目光却在掠过第八张画像时忽然被紧紧吸住了。

 

那画中是一个正值壮年的摩尔。他身披战袍,手执金杖,一头火红的头发和么么如出一辙。

 

那是摩尔王八世的画像。

 

熟悉的感觉在这一刻铺天盖地地涌来。么么看着画像,只觉得喉咙一阵发干。她是记得这个摩尔的。她记得他!记忆能被遮盖,却不能被抹去。在她的记忆深处,在那片无情的火场之中,他的影子始终留存,从未消失。

 

连日来么么拼命掩盖的火焰终于再无法压抑,画廊消失了,她瞬间便置身于一片火海之中,焦黑的树枝、呛人的浓烟、奔逃的摩尔们霎时间便包围周身。么么从前只是远远地看着这场惊心动魄的、无情地灾难,现在却忽然置身其间。恐惧感猛然袭来,她想逃,却在看到人群中的一缕红发时忽的被钉在了原地。

 

奔逃的人流之中,一个强壮的红发摩尔怀抱一个瑟瑟发抖的小女孩儿,正焦急地向前奔去。他浓密如同火焰的红发间戴着一顶金冠,身上的灰色战甲好几处被熏的一片焦黑,几乎看不出原来的颜色;披风更是残破不堪,带着火星,随着空中的翻涌的热浪一起一伏。然而狼狈的装扮丝毫不能削减他那轩昂的气概。虽然无法看清他的面容,但单单那顶天立地的身姿,便足以令人肃然起敬。

 

漫天大火暂时被甩在了身后,那个摩尔回头望向火光肆虐的家园,眼中闪起了坚毅的光芒。他在一块空地上放下了怀中的小女孩儿,蹲下身子,似乎在做最后的嘱托;接着,在么么颤抖的注视中,他又站了起来,回身向着火场奔去。

 

十年前那痛彻心扉的感觉再次击中全身——不!——么么想大喊,却发现自己的声音根本无法穿透这个世界。不!不要走!不要回去!她徒劳地大喊着、哭泣着,连连向后退去,似乎这样退去,似乎这样就能从那无情的事实面前逃开。火光四起,浓烟滚滚,么么摊在坐在地上,双手掩面,和那红发的小女孩儿一样地哭喊着。

 

求求你了,求求你不要走,求求你不要把我独自丢在这陌生的人世间……

 

父王……

 

 

 

————————————

撸否吞我格式宝宝心里苦啊.lie

下回预告【么么公主在天空树的快乐时光】

评论(4)

热度(15)

© 白子哈哈笑|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