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TFP、摩尔庄园以及DC蝙蝠家。
小马甲Young and Beautiful

城堡二.(01)

二、神秘摩尔RK

 

阴冷的塔楼中,瑞琪跟在尼尔拉法师身后,沿着尼尔拉塔古老的石头螺旋梯拾级而上。

 

瑞琪边走边问道:“尼尔拉法师,您说么么公主中的并非黑魔法,这是什么意思?”

 

“么么公主所中的是一种十分特殊、十分罕见的魔法,并不属于纯粹的黑魔法。”尼尔拉法师用老人那低沉的嗓音答道。“啊——我们到了。”

 

螺旋梯的尽头,一扇厚重的巨大石门出现在两人面前。尼尔拉法师举起法杖,轻敲了两下,大门便“嚯”地自己打开了。

 

这里是尼尔拉塔的藏书室。借着门口透进的微光,瑞琪可以看到许许多多高大的石头书柜整齐地排列在宽阔无比的房间内,每一架书柜上又都摆满了辨不出年代的魔法书。这么大的藏书量,简直可以比上三四个城堡书房了!他不禁在心中感叹。

 

尼尔拉法师举起法杖轻轻一挥,杖头便亮起了火把般的光芒。“瑞琪团长,这边走。”他边说边轻车熟路地向一排书柜走去。瑞琪跟随着他的脚步,来到了一架摆满了古老魔法书籍的书架前。

 

尼尔拉法师拿着法杖在书架上一点,一本十分残破的古书便飞了出来,悬停在两人面前。他又是一点,那书竟然自己“哗啦啦”地翻了起来,最终停了在“记忆魔咒”这一章。

 

“记忆魔咒,这是一种能令摩尔忘却悲伤的魔法。其效果因人而异。”尼尔拉法师那苍老的声音缓缓读到。“每个摩尔的一生,或多或少都会遭遇一些悲惨的事情。在千年前那个黑龙卡尔加布肆虐的时期尤其如此。”

 

“后来,尽管十二勇士封印了黑龙,却无法改变已发生的无数悲剧。战争和动乱留下的悲痛记忆就如同一把锋利的刀子,割裂了许多摩尔的生活,使他们即使在事情发生许多年后,依然无法摆脱那些经历带来的阴影。

 

“一些年轻的魔法师看到痛苦的摩尔们,心中不忍,便决定探索出一种能使摩尔忘记悲伤的魔法。他们经历了无数次失败,又经历了无数次探索,终于,他们成功了。一种被他们称作记忆魔咒的魔法诞生了。这种魔法非常厉害,中了魔咒的摩尔会丢失掉一切与那部分痛苦回忆有关的记忆。而且,一旦他们试图去回忆过去,记忆中那最令人生畏、痛苦万分的部分便会立刻浮现在脑海中,阻止他们。

 

“因为它的惊人效果,记忆魔咒很快在摩尔王国传播开来。有的摩尔确实依靠它抛却过去,重获新生;然而,更多的摩尔却在失忆后,执着地去将自己丢失的记忆找回来,尽管这意味着他们要无数次重温一生中最痛苦的一刻。”

 

古书上的记载到此为止。瑞琪紧锁眉头看着那段文字。要是果真如此,那么么公主每次回想过去岂不是很痛苦?

 

尼尔拉法师仿佛看出了瑞琪的心思。他意味深长地一笑。“瑞琪团长,你知道为什么大部分摩尔都会选择追回记忆吗?”

 

“因为时间是个奇妙的东西。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想要铭记的东西渐渐淡去,想要忘记的东西却始终徘徊心头,纠缠不去。”

 

“摩尔们想要忘记悲伤,却忽略了悲伤与甜蜜本身就是一体的……”

 

                                    *

 

夜幕已然低垂,一片黑暗中,天空树静静地立在小路尽头,窗子透出微暖的橘黄色灯光。

 

距离逐渐拉近,只听到客厅中传出一片嘈杂的声响——

 

“——亲爱的观众朋友们晚上好,欢迎收看今天的摩尔厨房,我是尼克——”

 

“——今天我们的菜式是——当当当当!大家期待已久的尼克招牌爱心牛排!——”

 

“……”

 

“看上去好香啊!”么么聚精会神地坐在电视机前,情不自禁地感叹道。这一期的摩尔厨房,尼克餐厅的掌勺大厨尼克将手把手地教大家制作他的拿手好菜爱心牛排。要知道,那可是么么平常排队都吃不到的绝顶美味呢!菩提大伯和乐乐竟然错过了这一期的摩尔厨房,真是太可惜了!

 

说到这个……现在都这么晚了,他们怎么还没回来呢?

 

么么困惑地蹙起眉头,随即又舒展开来。菩提大伯可是摩尔皇家骑士团的前任团长呢,乐乐也很厉害,他们肯定不会有什么危险的。大概是在路上因为什么事情耽搁了吧。

 

放下心来,么么很快便再次投入到尼克的倾情表演中去了。此刻,尼克正在演示如何为爱心牛排制作一份完美的辅餐。

 

“……一份完美的爱心牛排,光有完美的牛肉可是不够的哦!想要打动你的客人,一份精致的辅餐也同样重要!……”

 

“……黄橙橙白嫩嫩的煎蛋无论和什么口味的牛排都可以搭配,想要煎出一份堪称完美的鸡蛋,不仅要掌握好火候,还需要一点儿专业技术——嘿!”

 

尼克忽地把平底锅向上一扬,半熟的煎蛋立刻被抛了起来。镜头拉近,油亮亮的煎蛋在半空中以慢动作翻滚着,展现出那饱满的蛋黄、香嫩的蛋白,葱花飞舞,油光闪烁,仿佛能看到诱人的香气弥散在空中。

 

不愧是尼克大厨啊!么么崇拜地看着尼克稳稳地接住煎蛋,将平底锅放回电磁炉上。此时的煎蛋在正呲呲轻响着,显得更加诱人。么么向往地看着那只小巧的煎蛋,只觉得肚子里一阵咕噜咕噜响。要是她也有煎蛋吃就好了!不知道菩提大伯和乐乐什么时候能回来呢?

 

说到这个……么么向着窗外望去。天已经完全黑了,现在至少也有八点钟了。天空树的晚饭时间都快过了,然而她连大伯和乐乐的影子都没见着……

 

么么倚在沙发上,歪着头看尼克继续做其他辅餐。他正在调配一碟酱料,黑乎乎的,看着有点儿像胡椒酱。么么最不喜欢吃的就是胡椒酱了……她一下子觉得兴致缺缺,思绪又飘回了煎蛋上。要是她能够自己做煎蛋吃就好了……

 

对呀,为什么不呢?想到这儿,么么的眼睛一下亮了起来。既然菩提大伯还没回来,她刚好可以为大家做一回晚饭,既能满足她对美味煎蛋的向往,也能够回报一下一直照顾她的大家啊!

 

心动不如行动,么么立即蹦蹦跳跳地来到厨房,好奇地四处观察起来。她虽然逃出了城堡,暂时过上了普通小摩尔的生活,可还从来没有进过厨房呢!对别人来说普普通通的厨房此刻在么么眼里却新奇无比。她一会儿俯下身戳戳燃气灶,疑心这个黑乎乎的家伙怎么冒出火来;一会儿又小心翼翼地按下抽油烟机,被巨大的轰鸣声吓得赶忙又关掉开关……最终,么么停在了一台灰色的大箱子前面。

 

这应该就是冰箱了吧!么么抬头望着这台厨房里最高大的家电。据摩乐乐说,冰箱里面藏着家里所有的好吃的,还有他最爱的冰镇汽水。么么对冰镇汽水倒是不感兴趣,不过,她要找的鲜鸡蛋既然也算进“家里的好吃的”之中,那肯定也在里面了!

 

满怀着好奇心,么么拉开了箱门。一阵冷气“呼——”地扑面而来,她打了个哆嗦,向着里面望去。别看这冰箱外面灰扑扑的,里面却是干干净净的乳白色塑料壳。箱子分上下两层,上层又被分为好几个小层,每一层都摆着许多瓜果菜熟。最顶层么么够不到的地方还摆着一瓶冰镇汽水,“嘶嘶”地冒白烟。

 

鲜鸡蛋会放在哪里呢?么么在的视线在冰箱内寻找着。上层的最底部是一只抽屉。她拉开抽屉,踮起脚趴在边缘上向里望去。抽屉里是一些蔬菜,旁边还有一只印着“阳光牧场”的牛皮纸袋。么么拎起袋子的一角,发现里面装满了她要找的鲜鸡蛋。

 

太好了,原来在这里!么么开心地拍拍手。她又踮了踮脚,把身子向前倾去,在牛皮纸袋里翻找起来。这个鸡蛋太大,傻乎乎的,不行;那个鸡蛋颜色又不好看,也不行……扒了半天,么么终于找到一个小巧又可爱的。她心满意足地把它挑出来,学着尼克的样子“砰砰”两下磕进平底锅里。接着该干什么了呢?么么停下来想了想,又倒了一点油,撒上一把葱花,然后把锅端到了灶上。

 

接下来就该加热了!么么看着灶台,却忽然犯了难。电视上尼克大厨用的是没有明火的电磁炉,点一下就能加热;而天空树用的却是燃气灶,她见都没见过几回,更别提使用了。这可怎么办呢?

 

么么俯下身子,凑上前去仔细研究。燃气灶看上去挺新的,大概才换不久,表面没多少油烟污渍,贴在侧面小标签也仍然干净清楚。上面印着几行字。么么凑上前,读了起来:按下按钮,沿顺时针转动。

 

啊,原来是这样用的!好像也不是很难嘛。么么露出一个开心的笑容。她小心翼翼地按下按钮,见没有火苗冒出来,又慢慢向右旋去……燃气灶先是发出一阵“噗呲噗呲”的响声,接着,当旋钮转过一条红色的刻线时——“噗”的一声,一团小火苗忽的蹿了起来。“啊!”么么惊叫一声,猛地一抽手,油“唰——”地洒从锅中洒出,只一眨眼间,小火苗就在灶台上烧成了一条火线。

 

“呀啊——”么么下意识地抬起胳膊挡在面前,吓得脸色惨白,手脚冰凉,一下跌坐在地上。炙热的气浪向她层层扑来,滚滚浓烟顷刻间便充满了厨房。么么不住地剧烈咳嗽着。她下意识地想要逃离这里,然而四面八方全是火光,她被包围了,她看不到窗户或门、看不到能离开的路。她的目之所及只有铺天盖地的大火。噼里啪啦的爆裂声从灵魂深处响起,鬼魅般缠绕在她的耳畔。她的四周不再是天空树的厨房。她身处一片焦土,环绕周身的是无数熊熊燃烧的参天古树。么么低下头捂住耳朵,紧紧闭上眼睛,颤抖着肩膀抽泣起来。她又回来了。她知道她又回到了那片幻境之中。她又要再忍受一次那钻心剜骨的离别了。

 

根植于内心深处的恐惧即便闭上眼睛也无法阻挡。影影绰绰的火光中,那个高大的影子再次浮现在她面前。么么紧咬着下唇,肩膀剧烈地抖动起来。那身影正义无反顾地离她远去,向着烈火的血盆大口离她远去。么么失声哭了起来。他的背影被她的泪水模糊成一团不停晃动的光。她颤抖着,哭泣着,艰难地向着他的方向伸出手臂。她想要哭喊、想要央求——求求你别走,求求你不要只留下我一个人——然而她的喉咙仿佛哽住了,全然无法发出声音。

 

次次幻境的结局都是一样的。他的身影最终还是消失在了她的面前。么么浑身瘫软地坐在地上。她蜷起身子,悲伤的几乎无法移动。

 

“父王……”她梦呓般地喃喃着,任凭眼泪将自己淹没……

 

                                       *

 

酷暑难耐的夏天,么么最喜欢的去处就是后花园的小池塘边了。小池塘里总有清凉的池水,小小的她没有那么多课程,常常一整天一整天地泡在那里,把清亮亮的水珠掀的到处都是,“咯咯”地笑个不停。而每当这时,么么的妈妈便会笑吟吟地坐在一旁的凉亭下,看着自己活泼可爱的女儿,脸上荡漾着幸福的笑容。

 

那场景美好的就像一副画,并且画中的每个摩尔都由衷地相信,这画幅会永远保存,始终如初,直到时间的尽头。

 

精力再旺盛的小孩子,也总会有玩儿累的时候。太阳毒辣辣地挂在天上,汗水不一会儿便浸湿了么么的头发和裙子。满脸水珠的小么么小跑回亭子里,一下扑进母亲怀中,撒着娇诉说自己的疲倦。母亲宠溺地揉揉她的头,笑着嗔怪两声,接过侍女手中的毛巾,蹲下身来,温柔地为她揩去汗珠。

 

毛巾凉凉的,擦在脸上很舒服。么么闭着眼睛乖乖地让妈妈帮她擦脸。她忽然觉得眼眶一阵莫名其妙的发酸。这种感觉使她既熟悉又陌生,仿佛来自一段漫长的时光的彼端。一段她再也无法拥有的时光的彼端。

 

妈妈……?小么么开口唤道,结果却惊讶地发现自己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一阵害怕袭上心头,她连忙睁开眼睛,却更加惊讶地发现自己根本看不清母亲的面容。一阵刻骨铭心的剧痛瞬间击中了她的心脏。与此同时,四周的颜色如同鳞片一般飞速剥落,水池、花园崩塌成一滩水汽,氤氲成迷迷蒙蒙的一片。么么张皇失措地四下张望着,她的记忆似乎似乎随着周遭颜色的剥离而被抽出体外。她像只受惊的小鹿,跌跌撞撞地在黑暗中挣扎着,大脑里顷刻间便只剩下茫然一片。母亲的影子也化作一团模模糊糊的光影离她远去。么么的身子飞快地抽长着,转眼间便成了那个十多岁的她,那个失去双亲的公主。她向前伸着手,奋力向着光影远去的方向追赶着、追赶着……然而一切都是徒劳,只一瞬间,她所有的记忆便再次灰飞烟灭。灯光飘渺而去,世界只剩下一片黑暗……

 

 

 

 

 

——————————————-

可能会有错字!!

顺带这儿瑞r,r瑞如果是官设的话我也吃!!

有人来找我玩儿吗!!!

腾讯1980250476昵称Young and Beautiful

评论(3)

热度(8)

© 白子哈哈笑|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