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TFP、摩尔庄园以及DC蝙蝠家。
小马甲Young and Beautiful

城堡二.(02)

  

                                        *

 

“不!……”

 

么么啜泣着从梦中惊醒。她猛地睁开眼睛,正对上一副蝴蝶眼镜。“啊!”她吓得往后一缩,脊背“咚”地撞在了墙壁上。对方那个小家伙儿也吓得不轻,“bibo”一声蹿到了空中,叶子上拿着的湿毛巾“哗啦”一下掉进了水盆里。

 

“冷静,鲁比。”桌前坐着一个同样戴蝴蝶眼镜的摩尔。他伸出手安抚地揉了揉那只小拉姆的叶子。么么怔怔地看着他们。窗外一片漆黑,天空树蓝色的枝叶从窗口映入房间。淡黄色的灯光从天花板柔柔地洒下。四周是她所熟悉的粉红色的陈设。这是天空树二楼么么的房间,没有水池、没有花园,也没有她的母亲。这么说……刚刚她只是做了个梦?

 

“你醒了?”戴蝴蝶眼镜的那个摩尔不冷不热地问道。被他称作鲁比的小拉姆飞到了空中,旋转着叶子看着么么。么么不明所以地看着他们。之前发生了什么?她怎么会在自己的屋子里睡着了?他们又是谁,怎么会在这儿?

 

“据说失忆过的摩尔记性都比较差,看样子果真如此。”那个摩尔饶有兴趣地看着么么,他向前倾了倾身子,袖口中滑出一只标有字母“R”的金色怀表来。他轻轻一晃手腕,怀表发出淡淡的金色光芒,在么么眼前缓缓晃动起来。

 

“你还记得……”他缓声问道,声音轻柔,“……之前你在做什么吗?”

 

他的声音仿佛催眠曲一般萦绕在么么耳畔。么么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了怀表上,随着表盘一起左右晃动着。怀表上淡淡的金色光芒使她昏昏欲睡。尽管么么潜意识里觉得这一切非常异常,说不定还会给她带来危险,但她却毫无抵抗的意识。她下意识地跟随着那声音的指示,将记忆中的片段回拨。

 

“我……我在厨房里……然后……”

 

“很好……然后呢?”那个摩尔继续引导着,嘴边扬起一抹笑容。

 

“然后……”么么无意识地重复着,她的目光呆滞而空洞,“……好大一片火……到处都是……在森林里……我不知道——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么么的脸色忽然变了。她虽然依然眼神迷茫地注视着怀表,但神情却变得紧张起来,恐惧顷刻间便显露在眉眼之间——那是再临梦魇惊慌,是重经离别的无助。

 

那个摩尔轻啧一声。没想到这种魔法在么么公主身上变得这么厉害,他的催眠魔法竟然一点儿都突破不了。难道他真的不得不在这里浪费一段宝贵的时间?蝴蝶眼镜的掩映下,他的表情变得复杂起来。

 

眼看么么就要再次陷入幻境之中,他不再犹豫,果断地打了个响指。“啪”的一声脆响,催眠被解除了,么么的眼神立刻变得清亮了起来。她先是有些迷迷糊糊地呆了几秒,似乎在回想之前的事。然而大脑一片空白,还隐隐有些头痛。究竟发生了什么……?么么试图去寻找记忆片段的一些蛛丝马迹。她刚刚好像经历了一个奇怪的梦境。梦中,一个戴蝴蝶眼镜的摩尔似乎尝试着利用一种诡异的魔法去窥探她的内心世界,而她则像是个任人摆布的小布偶一样……更令么么感到脊背发凉的是,梦中那个神秘的摩尔此时此刻竟然就坐在她面前!

 

刚刚被催眠所遮盖的警惕和害怕瞬间变得清晰起来。么么屏住了呼吸,心理一阵慌张。就在这时,她的眼前忽然闪过一幅幅模糊不清的画面,几句仿佛经年而来的零碎话语在耳边响起——“么么公主,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是啊公主,你必须得学会照顾好自己,不能老是给大家添麻烦啊!……”——那仿佛来自记忆深处的声音在么么耳边交织混响,她忽然感到一阵莫名的勇气注入身躯。是啊,她早就过了可以到处捣乱,躲在大家的羽翼庇护之下的年龄了!既然朋友们都说她是公主,那么她就必须像个公主一样,镇静自若地独立应对危险!

 

想到这儿,么么眼睛里闪烁起了坚定的光芒。她强压住急促的心跳,抚平裙摆,停止脊背,双手交叠置于膝上。她清了清嗓子,端庄地、故作冷静地开口了。“请问你是谁?”她问道,勇敢地抬起眼睛直视着对方。

 

话一出口,么么便立刻发现自己的嗓音因为紧张的小小变调。一阵慌张窘迫顿时涌上心头。然而出乎她意料的,那个冷冰冰的神秘摩尔似乎被她这副小大人的样子给逗笑了,一直以来紧抿着的唇角扬起一个稍显戏谑的笑容。他察觉到么么的窘迫不安,安抚地抬起一只手。“不用担心,小公主,我不会伤害你的。”

 

他的声音很清澈,带着少年所特有的磁性,和么么想象中阴险可怕的黑魔法师相去甚远。么么悬着的一颗心总算稍稍放松了些。她又试探着问道:“……你是库拉吗?”

 

那家伙这回真的被么么逗笑了。他看着么么,饶有兴趣地挑起嘴角。

 

“你觉得……我是库拉?”

 

“……嗯。”么么犹豫着点了点头。“魔法师都很神秘,还常常带着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东西。你穿一身标新立异的黑衣服,戴着款式奇特的蝴蝶眼镜,还有一只魔法怀表——”她看着“库拉”,煞有介事地分析道,“所以我觉得……你应该就是大家说的黑魔法师库拉了。可是——”

 

“可是库拉是个老头子啊。”“库拉”闻言,嘴角扬起了一抹戏谑的笑容。他弯下身,双手撑在膝盖上和么么平视。看到么么困惑的表情,他忍不住轻笑一声,“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小公主。”他说着重新靠回椅背上,“我可不是什么黑魔法师库拉,我是怪盗RK。”

 

“怪盗RK?”么么更不明白了。她的朋友们从来没跟她说起过这个摩尔啊?

 

“没错。”RK点点头,干脆地说,“关于我的身份,你需要知道两点。”

 

“第一,我不是坏人,更不是恶法师。刚刚你差点就把天空树的厨房给烧着了,是我救了你……怎么了?”

 

RK停下话头看向么么。么么像是在课堂上发言一样举起了手。得到RK的应允后,她有些忐忑地问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打断你的,可是……你刚刚说,我差点烧掉了天空树的厨房?”天啊——虽然朋友们说她以前很调皮,可她还没闯过这么大的祸呢!

 

原来就是这件事吗。RK无奈地摊了摊手,解释道:“是差一点——厨房就被熏黑了一片而已,没什么太大的损坏。刚刚鲁比照顾你的时候(他说着指了指地上的小水盆,里面躺着鲁比刚刚丢下的毛巾),我已经把厨房清理好了。这个你完全不用担心。”

 

“那就好。”么么闻言松了口气,随即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真不好意思麻烦你了。还有,这么说之前一直是你在照顾我啊——”她说着转向鲁比,脸上是感激的微笑,“谢谢你,小家伙儿。”

 

“bibo”鲁比简短地应了一声,随即腼腆地转过了脸。RK在一旁无奈地摇了摇头。这帮小鬼啊……“好了!”他及时把么么的注意力拉回正轨,“还有第二点,么么公主。这一点十分重要,你必须要记好。”

 

“我虽然不是坏人,但同时也不算是好人。我来这儿是为了帮你恢复记忆。尽管我和你的朋友们有着相同的目的,但我是因为你的失忆给我造成了阻碍,而不得不来的。因此——”RK说到这儿,语气不知不觉变得严肃起来,“我不属于你的朋友们的阵营,而且和其中的一些人还是对立的。所以,我不希望你把我来过这的件事告诉任何人,明白吗?”

 

么么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RK看到她又举起了手。

 

“还有什么问题?”

 

“嗯……”她犹豫地咬了咬下唇,开口道:“……你刚刚说,我的失忆给你造成了阻碍?也就是说我给你带来麻烦了吗?”

 

“是的。可以这么说。”

 

“那——我一定要恢复记忆才行吗?”

 

……一定要恢复记忆才行吗?这是什么意思?RK的眼中闪过一丝疑惑。“怎么这么问?”

 

“因为——因为我不想恢复记忆。”么么鼓起勇气说道。她之前一直把这件事深深埋在心底。身为一个公主,她的失忆给朋友们带来太多麻烦了,她不想再让他们担心或者失望。然而对RK……他和她的朋友们似乎却是不太一样。

 

么么的回答完全出乎意料。一旁的RK陷入了沉默。他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帮么么公主恢复记忆,继续他即将成功的计划的。他离下一件古老遗迹、离真理之光、离日思夜想的爸爸妈妈只有一步之遥了,怎么能因为小女孩儿的任性就停下!倘若按照记忆魔咒的破解规律,他只需要加大催眠的力度,强迫么么直面阻碍她的幻象,直到魔咒解除就可以了。他完全没必要去考虑么么的想法或感受。然而……冷漠的蝴蝶面下,RK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犹豫。不知为何,他竟然有些不忍就这样把么么丢进残忍的幻境之中。

 

么么梦中带着哭腔呼唤妈妈的情景、么么在催眠中说到森林里那一片大火时的无助这时又重新浮现在RK的眼前。他握紧了手中的怀表,又松开,最后轻轻叹了口气。

 

算了。既然之前催眠就没能突破记忆魔咒,现在他也不大可能会成功。不如就先随着么么公主的意思,收集到更多的信息再计划下一步的行动吧。

 

轻“啧”一声,沉默半响的RK终于开口:“好吧,既然你主观上不愿意恢复记忆,那么我即便借助怎样的外力也不可能达到效果。”

 

“所以……?”

 

“所以,如果你不愿意回忆过去的话,我也不会强求。”RK答道。么么为他的回答十分欣喜。RK轻叹一声。啧……尼尔拉塔的魔法书上明明说大部分摩尔最终都选择了追回记忆,为什么么么公主会这么不想回忆过去呢?还是说这些摩尔是因为经历了什么,才改变了主意的?

 

一个又一个的问题接踵而来,RK摇摇头,暂时把它们赶出脑子去。他现在对记忆魔咒几乎一无所知。魔法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人的内心。看样子,想要找到破解的办法,必须先从么么公主开始。

 

他转身面对着么么,尽量显得温和的说:“我回答了你那么多问题,小公主,”他说,“现在——能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你为什么会不想恢复记忆?”

 

                                       *

 

每个中了记忆魔咒的摩尔,都必然会有一段充满恐惧或悲伤的记忆。而对于么么来说,这段记忆是一场夺去了她双亲的大火。

 

“每次我试着去回忆过去的时候,眼前都会浮现出一片幻境。那是一片森林大火。到处都是火红火红的,到处都是浓烟,每个摩尔都在拼命逃命。四周全是爆裂声——就是木柴燃烧得很厉害的时候的那种——还有呼救声,此起彼伏,撕心裂肺。

 

“这片幻境实在是太可怕了……不知道为什么,我光是远远地看着它的时候就害怕的只想快逃。它就像是个噩梦一样死死缠着我。每次在梦里或者在醒着的时候看到它,我都会感到一阵莫名的难过——特别特别痛心,就好像我即将要眼睁睁地看着某个珍贵的人、某样珍贵的东西永远地离开我,而我却毫无办法……

 

“那片大火里,我每次都会见到一个人——一个国王。他怀抱着一个小女孩儿冲出熊熊大火,然后——然后……”

 

么么的声音哽咽了。她的眼睛里闪烁起了泪光。

 

“——然后他放下了她,又转身冲了回去——”

 

“他就那么冲入了大火里,任凭她怎么喊怎么哭都没有停下也没有回头。我看着他——就像身体不是我的了一样——看着他眨眼间就被大火吞没,却什么都做不了。我的声音他听不到——我怎么喊都没用……”

 

她再也说不下去了,掩着脸呜呜地哭了起来。

 

“那是真的吗,RK?那是真的吗?——我的父亲……他真的、真的已经在那片大火中永远地离开我了吗?”

 

“……”

 

RK默默无言地看着么么。他能理解么么此时的心情,也知道说出真相对她来说将是一件多么残忍的事情。但是用美好的假象来粉饰既成的悲剧更残忍。他还记得自己小时候是多么的天真,就像面前伤心哭泣的小公主一样,一直到一天早晨父母猛然从身边消失时还怀抱着爸爸妈妈终于可以陪他一段时间的幻想。用美好的假象来粉饰既成的悲剧更残忍。这点他比谁都清楚。

 

“是的。”他听到自己轻声说。世界忽然一片安静,静到只剩下他低低的声音。“你所看到的幻象是十年前的黑森林大火。摩尔王八世和王后都在那时葬身火海……那是既成的历史,么么,我很抱歉,但我们谁也无法改变历史。谁也无法改变已经发生的悲剧。”

 

谁也无法改变……

 

                                      *

 

漆黑的走廊上,瑞琪收敛气息,静悄悄地伏在门口。亮着灯光的房间中传出两个摩尔的对话声。

 

“……记忆魔咒的力量会阻碍你回忆过去,么么公主,每当你试图找回记忆,它就会将你心中最排斥、最害怕——也是你最想忘记的记忆以幻象的形式展现在你面前,让你知难而退,从而达到阻止你回想起什么的目的。”

 

“可是这样的话……那为什么还会有那么多摩尔选择了恢复记忆呢?他们又是怎么做到的呢……”

 

“这也正是我想知道的。书籍并未对此做过多的记载,我们只知道倘若想要回想起其他的记忆,就必须先记起幻象中所呈现的那部分。”RK说到这儿,若有所思地停了一下,“不过从你的叙述来看——一开始你只能远远地看到一片模模糊糊的光影,而在经历了画廊那件事后却能够看到更多的细节了?”

 

“……我想,这应该可以说明你已经想起一些关于黑森林大火的记忆了。这是个不错的开始。接下来……”

 

“BIBO!”一声警报一样的提醒打断了RK的话。房间中安静了几秒钟。接着是一声椅子滑动的声音。

 

“时间不早了,公主殿下,很快就会有人回来了。我该走了……要记得多和你的朋友们聊聊这些,就像我们约定好的那样,好吗?”

 

“嗯——我会记得的!”

 

“我还会再来的。”RK的声音里含上了一丝笑意,“下次可别再烧厨房了。”

 

“嘿嘿……”么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真不好意思麻烦你了。嗯——RK再见。”

 

“再见,小公主——期待与你的再次相会哦——”

 

么么房中的窗户悄无声息地打开了。一道黑影眨眼间便滑入黑夜。

 

走廊的窗边,瑞琪目送RK的影子消失在夜色中,眼中闪过了一丝复杂的神色。

 

                                  *

 

RK走后不久,瑞琪团长、菩提大伯还有趴在大伯背上睡的正香的摩乐乐就先后回来了。

 

此时时间已经差不多有十点半了,然而大家还都没吃过晚饭。菩提大伯刚一进门,连外套都来不及脱就急忙去厨房为大家准备吃的。瑞琪坐在桌边收拾饭桌。他工作辛苦了一天,大伯坚持不让他去帮厨。摩乐乐也坐在桌边。他刚刚睡醒,发现自己身上又是一丝不挂,窘的一溜烟跑回房间穿了衣服才回来。此时他正兴奋地拽着瑞琪的胳膊,一口一个脆生生的“哥”,不停地问东问西。

 

么么趴在厨房门口偷偷瞄了一眼,确定厨房真的被RK奇迹般地恢复原样了后也来到他们旁边坐下。橘黄色的灯,煮粥的咕嘟声,弥漫在空中的香气,摩乐乐一阵一阵的欢呼(“太酷了!”)。么么忽然感到一阵疲惫。这一天她过得实在是……太不平静了。周身洋溢起的温馨的气氛让她终于能够抛开那些不愉快,软软地靠在椅子上,让充满了身心的疲惫随着一呼一吸缓缓地离开她的身体。

 

“么么公主,你怎么了?不开心吗?”摩乐乐忽然凑过来问。瑞琪也关切地看向她。么么的眼眶忽然一阵发酸。她看着他们,忽然感到自己仿佛不再是什么公主了,她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女孩儿,一个小妹妹,肩上没有责任也不必故作坚强。此时此刻,她的亲人们——善解人意的大哥哥还有乐天派兄弟——正关心地询问她的心情,而她什么也不必隐瞒,因为心事本来就是倾诉给家人的……

 

“瑞琪哥哥,乐乐,”她毫不犹豫地开口了,“我有件事想和你们说……”

 

 

 

———————————

这儿白子rk痴汉!!!有人来找我玩儿吗有人吗哭呜呜呜我想扩列啊!!

腾讯1980250476昵称Young and Beautiful

贴吧ID白子不哭

评论(3)

热度(13)

© 白子哈哈笑|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