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TFP、摩尔庄园以及DC蝙蝠家。
小马甲Young and Beautiful

悄悄珍藏的圣诞围巾/短篇一发完

悄悄珍藏的圣诞围巾

 

夜空刚刚垂下帷幕,街上的彩灯就连成串地亮起了。霓虹灯招牌挂满了街头,一棵接一棵五彩斑斓的圣诞树快要把人行道堆满了。街上的行人熙熙攘攘,绚丽的圣诞盛装如同一股彩虹河流注入一家家商店,又从中倾泄而出。

 

瑞琪穿着一件浅蓝色冲锋衣、搭配黑色登山运动装,颇为感触地看着热闹的人潮。前两年他因为工作,都是在前哨战和骑士团的兄弟们一起过的圣诞节。本以为整个骑士团一起大聚餐的场面已经够热闹的了,没想到庄园的平安夜竟然这么盛大,超过他们的聚餐不知道多少倍。弗兰克天天跟他们侃庄园过节有多么多么热闹,还以为他在瞎说;没想到竟然是真的!要不是这次便衣去出任务,恰巧在平安夜回来,他今年过节岂不是又要被弗兰克那家伙嘲笑?

 

脑子里想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瑞琪跟着人流,不知不觉间来到了淘淘乐街。琳琅满目的礼品闪着光在他眼前流过,他走着走着,忽然停下了脚步。一扇装饰精美的橱窗吸住了他的目光。橱窗中,柔和的光线轻轻洒下。两条围巾静静地搭在展架上。

 

那是两条纯色的围巾,款式出乎意料的合他的喜好。一条是金黄色的,明艳而不失庄重。另一条,静静折放在它旁边,是一片沉静的墨蓝色,让他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某个人。

 

就在这时,一个令他分外耳熟的声音响起了。“您好!请问我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圣诞夜帮工应聘吗?”店主从一堆拆了一半的货箱里抬起头,上下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少年。蛮高的个头,还有点帅,看上去挺自信挺开朗的,应该很得女孩子们喜欢。就是不知道会不会推销商品?“唔……你以前做过商店店员吗?……啊,经常啊?勤工俭学的学生?……那太好了!今天晚上我们人手本来就不够,还有几个家伙说要回家陪爸爸妈妈女朋友翘班了——那,晚上的促销活动就拜托你了!”

 

“好的,请您放心吧!”少年——应该说是换了便衣的RK,满怀信心又彬彬有礼地应下了店主的要求,嘴角悄悄弯起一丝弧度。他为了为几天后的行动观察地形前来应聘,而现在一切进展顺利。帮分身乏术的店主拆拆摆摆忙了一天后,他穿上了红绿白三色的圣诞工作装,成为了一名站在商店门口的推销员,暗中观察地形的同时假装勤奋地为礼品店招揽每一位可能的顾客。此时此刻,那个站在橱窗前盯着圣诞节情侣专款围巾出神的金发青年,就是他要招揽的对象。

 

“您好!”他走上前去,换上神采奕奕的表情,提起礼貌而绅士的语调,“请问我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嗨?请问您需要帮助吗?”那名店员又问了一遍。瑞琪猛地回过神来,一下子抬起头,像是什么秘密被人发现了一样心虚地一惊:“啊——我……我只是觉得那款围巾蛮好看的……”

 

他这才注意到身边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身穿工作服的少年。他应当是这家礼品店的店员,但那独特的墨蓝色头发、桀骜不驯的气质、高挑而略有些偏瘦的熟悉身形却使得瑞琪心中一阵惊讶。他是RK吗?瑞琪不禁怀疑,可那少年五官中隐隐显出的稚气却又使他举棋不定。

 

而另一边,看到“客人”转过脸来,RK也愣在了那里。瑞琪?这怎么可能?这家伙什么时候有闲情逸致来逛街了?

 

然而惊讶归惊讶,RK训练有素的大脑使他立刻想起自己是一名礼品店的推销员。“那是本店最新推出的款式哦。圣诞节,情——侣——专——款!”他热情地为瑞琪介绍,就像个敬业的打工学生;然而,在说到“情侣专款”这四个字时他却分了心。瑞琪?情侣?!谁?!他的内心一下子不能平静了。

 

“什么?”瑞琪的反应则比RK波涛汹涌的内心还要激烈,他几乎立刻红了脸。上苍啊,他刚刚还在想,那条金色的围巾和那条墨蓝色的搭配着怎么那么好看,蛮适合他和RK的……

 

他绝对不是故意要想起RK的!他真的只是单纯地觉得围巾很好看而已!

 

“嗯……那条金黄色的蛮适合您的。”RK装作帮瑞琪挑选围巾的样子,调皮地弯起嘴角,看向瑞琪。“和旁边那条深蓝色的是一套哦。”与此同时他暗暗留意着瑞琪神情的变化,连自己都没意识到他忽然对那个神秘的“情侣”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啊——是吗。”瑞琪有些局促地接过话头。他探过身,隔着玻璃打量那条金色的围巾。还有旁边那条墨蓝色的。金黄与墨蓝。闪耀的火光与寂静的黑夜。他和RK。这一切简直以不可思议的程度吻合在一起。

 

只可惜……

 

“唉,还是算了。”瑞琪遗憾地勾了勾嘴角。他像是在对店员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就算买下来,我也没办法送给他……”

 

她?那是谁?瑞琪真难道的已经有了一个心上人?RK感到自己胸口像是有一阵电流蹿过。他几乎要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将这个问题脱口而出。

 

但他最后竟然控制住了,表情自然而然地显出一个将要失去生意的小店员该有的样子:“或许……我们可以帮您代送?我们提供免费的快递服务的……”他语速飞快地寻找解决办法,看上去有点紧张,似乎急切地想要使瑞琪这名反复无常的顾客回心转意。

 

“抱歉,我可能让您误会了。那条围巾……”瑞琪说,又忍不住将目光投向橱窗,金黄色的围巾旁静静躺着一片墨蓝。寂寞,安静,而冰冷。像极了RK。“我只是想送给一个朋友……可惜他不在庄园,我也没办法联系他。我们之间总像是有所隔阂……”

 

瑞琪的语气渐渐低落下去。但RK却只听到了一句话。“我只是想送给一个朋友”,原来只是朋友啊?他心里刚刚还仿佛通了电一般忐忑紧张,现在却如同一盆冷水凌空浇下,失望的表情立刻流露在脸上。

 

RK的内心活动,瑞琪一个字也听不到。看到他失望的表情,瑞琪还以为是因为自己本来显出想买围巾的意思,现在却又变了主意。他感觉感觉心里隐隐有些歉意。让这个小店员陪着自己在寒风中有的没的聊了半天,到头来却让人家白忙活一场。“我只要那条金黄色的好了。嗯……情侣专款的话,拆开卖会不会不太好?”

 

然而RK并未察觉到瑞琪的歉意。他现在满心都只剩下失望,还有莫名其妙的失败感。原来只是朋友啊。会是哪个朋友?——打住,我为什么要关心这个?我为什么会那么关心瑞琪的朋友或者恋人??

 

“恋人”这个词语仿佛一根细小的刺,触到了RK心底某个连他自己也没有发现——或者说不愿承认的角落。他一下子心慌意乱起来。“这个……我也不太清楚,我帮您问问店长吧!”他搪塞着说完便逃一般地冲进了店里。

 

这之后发生了什么,怎么发生的,RK的记忆里一片空白(这或许是因为他的大脑执拗地陷在某件事中,因而没有注意周围发生的事情)。他只知道自己说服了店长,打包了围巾,结了账,就像任何一个店员应该做的那样。至于他究竟是怎样把围巾交到瑞琪手里,又是怎样和显得有些落寞的瑞琪告别的,这些他全都想不起来了。

 

那天晚一点的时候,客人差不多都走完了,店主也因为要赶回家陪父母先离开了店。看样子只剩下他这个无家可归的家伙了啊……RK自嘲地勾起嘴角。不过也好,比起热热闹闹的氛围,寂静更能让他冷静下来。这时,他才感到自己渐渐从几十分钟前和瑞琪的意外相遇中恢复了理智。然而仍有一点纠结他未能理清。或者说,他仍然不愿意承认关于瑞琪的某些事情。

 

再晚一点,到了礼品店关门的时候了。大街上空无一人。RK转身插上门锁的时候,忽然产生了一样冲动,想要将那件孤零零地摆在橱窗中的墨蓝色围巾买下来。然而他看了一眼阴影中朦胧的橱窗,还是锁上门,转身离开了。

 

 

 

夜里,天空中飘起了大雪。RK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几乎一夜都没能睡着。

 

第二天一早,天刚蒙蒙亮,RK便急忙穿好了衣服——仍然是便衣。“BIBOBIBO!!!”鲁比睡眼朦胧地发出抗议。然而RK尽管一夜没睡,却显得十分精神。

 

“抗议无效!快走快走!我们今天还有事情呢,如果去的晚了就会被别人买走了!”RK不由分说地把被子掀开,把鲁比塞进自己大衣毛绒绒暖和和的帽兜里。临出门前,他却犹豫了一下。

 

“喂,鲁比?”

 

“……BIBO?”

 

“待会儿我要做的事情,你可不许笑我啊。”

 

 

 

圣诞节那天,瑞琪再次来到了礼品店。“被人买走了?”听闻店长的话,他遗憾地皱起了眉头。昨天夜里回去之后,瑞琪也像RK一样失眠了一整晚。思来想去,他还是舍不得那条围巾。毕竟那么适合RK啊……就算明知道不可能送到,就算明知道打破隔阂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瑞琪仍然想把它买下来。大概只是不想看到别人戴着那条围巾吧。瑞琪暗想,嘴角不由自主地浮起一丝微笑。

 

于是今天一大早他特意赶在商店开门的时间过来,调开了所有的排班,没想到还是被人抢先一步了。“是谁买走的,您还记得吗?”临走时他不甘心地问,并没有对此抱多大希望。

 

“啊……那个啊!就是昨天帮你包围巾的那个孩子!” 

 

“是他?!”瑞琪一下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他昨天晚上就觉得那家伙像RK,只不过多了几分稚气和热情罢了。倘若真的是RK的话……瑞琪嘴角禁不住弯起了笑容。天啊,那之前一切不可能的事情岂不是都成了现实?RK知道自己想要送他一件围巾作为圣诞礼物(想到这儿,瑞琪脸上不禁有点发烫),而且这件礼物还顺利到达了RK手上……瑞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有这么好的运气。是圣诞老人在显灵帮他吗?

 

“是啊!我记得特别清楚!”店主从满桌的账单里抬起头来,“今天一大早店还没开他就跑过来了,站在雪地里等着我。我还以为有什么事儿呢……他想用圣诞夜的工钱抵这条围巾,我看他人还不错,做事也勤快,就答应了。哎,你们认识吗?”

 

“没有没有,不认识——他挺像我以前一个朋友,我们聊得挺开心的……”瑞琪露出腼腆的笑容,“嗯……您有他的联系方式吗?”

 

 

 

推开礼品店店门的时候天上雪下的正大。街上的商店们开始苏醒,结伴而行的家人情侣们也开始来来往往。瑞琪穿梭在他们之间,却并不感到形单影只。

 

RK的号码瑞琪记在了一张纸条上。但他后来却并没有在电话机上按下那串数字,而是将纸条与围巾一起悄悄珍藏在了衣柜之中,偶尔在夜里橘色的灯光下看到,嘴角扬起一丝淡淡的微笑。

 

就这样吧,他想,就像从前那样,什么也不要改变,他知道横在他和RK之间的那层隔膜正在淡去,这就足够了。

 

评论(5)

热度(94)

© 白子哈哈笑|Powered by LOFTER